国产无码自产在线最新_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_国产亚洲日韩精品一二三区_极品国产美女流白浆视频 無標題文檔
 
 
紡織企業如何沖破困境 看看人民日報怎么說
時間:2023-12-26 09:31:30 來源:人民日報、全球紡織網
煤、電、油、運、勞動力等成本不斷上升,人民幣持續升值,出口退稅率不斷降低……今年我國紡織業有2/3的企業處于虧損或微利狀態,與此同時,一些企業卻通過產業升級持續保持著10%的利潤率。
 
紡織企業如何沖破困境
 
  通貨膨脹壓力加大,成品油價格居高不下,人民幣持續升值,原材料價格頻漲……種種困難刺痛了中國紡織業最為敏感的成本“神經”。海關總署1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出口增速比去年同期低5.7個百分點,紡織服裝、鞋類等傳統大宗商品出口增長呈放緩跡象,其中服裝及衣著附件出口499.6億美元,僅增長3.4%;紡織紗線、織物及制品出口317.2億美元,增長26.8%。
 
  在整個紡織業相對低迷之時,一些企業卻仍然保持了大大高于行業平均水平的利潤率,究竟是什么使這些企業沖出困境?本報記者走訪了山東、江蘇、河北的多家企業,探究紡織業優勢企業的制勝之道。
 
成本壓縮——從循環經濟里“摳”利潤
 
  目前我國紡織行業主要產品單位能耗平均比國際先進水平高40%,企業粗放經營,不僅造成資源浪費與環境污染,也使生產成本居高不下,導致企業對原材料成本上漲格外敏感。是否有一些廉價的方式獲得能源以及原材料?有什么辦法將能耗充分利用?循環經濟成為眾多企業的法寶。
 
  廢水廢熱是孚日集團的“聚寶盆”,企業大做節能減排文章,從生產環節往外“摳”錢。3年前,孚日集團投入3600萬元建設的1條年產1億塊標準粉煤灰蒸壓磚生產線,如今每年為集團增加銷售收入2500萬元。正是看到了循環利用帶來的可觀效益,孚日集團決定在這上面繼續投入:“今年我們計劃再投入1500萬元建設(標準粉煤灰蒸壓磚生產線)二期工程。”綦宗忠說。
 
  波司登“家大業大”,但在控制生產成本方面顯得很“摳”。公司將裁剪產生的廢棄面里料、棉花料等進行分類處理,可利用的由廢品回收單位回收再生產,不可利用的運往垃圾中轉站進行無害化處理。對于整燙產生的廢蒸汽,通過安裝熱交換器將其轉化為熱水,供宿舍樓、賓館、食堂等區域生活熱水使用,公司再生資源利用率達95%。
 
  河北紡織業的龍頭企業常山集團也是在成本節約上大做文章:在常山恒新高新技術企業里,同等價值產品的棉花耗用量降低了近50%,生產用水循環利用率達到95%以上。
 
戰略調整——靠創新提高抗風險能力
 
  今年一季度,石家莊市周邊小紡織廠紛紛關閉。“目前紡織業面臨的各種不利因素,即便對常山集團這樣的龍頭企業,也造成了相當大的壓力。”石家莊常山紡織集團董事長湯彰明頗為感慨。常山集團公司成員企業大部分建于上世紀50年代,由于用工多、負擔重,困難企業多,遺留問題多,這個擁有7萬職工的老國有企業,今年將有5家下屬企業面臨政策性破產。
 
  人民幣升值,原材料和勞動力等生產成本的不斷上升都令紡織企業“膽戰心驚”。山東鄒梁東升集團董事長張仁平算了一筆賬:先是棉花價格比去年上漲近1500元;其次進口棉花滑準稅提高到目前的6%—40%,這意味著公司每進口一噸棉花,要比原來多支付600多元;另外,公司有1000多名職工,平均每人每年比原來提高了3000多元工資支出。
 
  我國生產規模最大的家用紡織品生產銷售企業——孚日集團,也面臨同樣的困境。“通過進口抵消、與客戶議價等措施已經不能很好地抵消人民幣升值對公司帶來的不利影響。”孚日集團辦公室主任綦宗忠說。
 
  盡管面臨諸多不利因素,這些企業仍然保持了大大高于行業平均水平的利潤率。其中,孚日集團今年一季度完成銷售收入12.7億元,出口創匯8118萬美元,分別同比增長15.4%和19.8%。究竟是什么使企業沖出困境?這些企業的發展動力與支撐是什么?創新是這些領先企業的共識。
 
  河北常山集團通過加快技術改進步伐走出了困境:常規產品供大于求,企業就研發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的新產品;棉花緊缺價高,企業就研究開發利用新型纖維,努力提高紗線支數,減少棉花用量。在集團旗下的高新技術企業,同等價值產品的棉花耗用量降低了近50%,今年常山集團還啟動了具有戰略意義的整體搬遷改造升級項目,利用市內廠區土地置換發展改造資金,在正定紡織服裝基地建設現代化紡織工業園。
 
  山東孚日集團則是經營創新的主力軍。2007年公司投資1億元建設了現代研發中心,特別建立了9000多平方米的中試車間,保證新產品能獨立在該車間一次性完成。另外,在穩固全國家紡產業領軍地位的同時,企業還向高新技術產業進軍,多元化經營成為企業法展的一條新路。“今年我們同時建設了兩個光伏項目,2月份開工建設了薄膜太陽電池研發及生產項目,首期工程投產后每年可實現銷售收入15億元,實現利稅4.5億元。” 綦宗忠說。
 
  在中國服裝行業首個“世界名牌”——江蘇波司登羽絨服裝有限公司的老總高德康眼里,創新是“負重前行”的企業發展的唯一出路,從提高羽絨的含絨量到綠色環保羽絨服,再到納米技術引入防寒服領域,波司登一次次引領羽絨服產業的技術變革。“只有切實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增強企業科技自主開發能力,掌握自主知識產權,突破發達國家及跨國公司的技術壟斷和封鎖,才能爭取更為有利的貿易地位和競爭優勢,為提高國際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提供重要支撐。”高德康說。
 
市場挖潛——加緊開發國內外新興市場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是我國紡織品出口的第一大市場,我國東南沿海的許多加工型紡織服裝企業,幾乎完全依賴美國訂單生存。然而,受次貸危機的影響,今年美國市場需求大幅度萎縮。與此同時,人民幣兌美元的一路升值以及出口退稅率的降低,也大大壓縮了企業的利潤空間。湯彰明介紹,過去國家鼓勵出口,規定出口一美元,獎勵一美分;而如今出口退稅率由原來的17%降至11%,企業壓力明顯加大。人民幣兌換美元“破7”以來,出口1美元商品比以前少換回1.3元,僅此一項常山集團一季度就影響收入約1500萬元,“企業已經不敢承接長期訂單。”
 
  “產業結構調整是需要的,但是,目前紡織業所面臨的壓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它能承受的范圍,F在很多出口政策,包括出口退稅與匯率,對紡織出口都不是很有利,造成行業出口損失很大。”中國紡織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孫淮濱說,“我們希望通過提高出口退稅率等方式,平衡紡織業在匯率方面的損失。但短時期內,宏觀政策的微調還是有一定難度。”
 
  原材料不能低價進口,成品不能高價出口,美國市場對中國紡織品的需求明顯放緩,出口政策一時間難以調整,我們的紡織企業怎么辦?眾多企業紛紛挖掘調整營銷策略,挖掘國內市場及海外新興市場的潛力。
 
  針對紡織品出口美國市場受阻,常山集團抓住中歐配額制取消的機遇,調整營銷策略,擴大歐洲市場,鞏固日韓市場;孚日集團是我國出口創匯最多的家用紡織品企業,針對國際市場需求減弱、利潤空間下降的狀況,孚日集團首先圍繞品牌建設和市場營銷渠道建設,大力開拓國內市場。以“大家紡”為主導營銷模式,建成國內家紡行業優秀的銷售終端。同時逐步加快開拓發展中國家市場,實現國際市場的多元化;波司登去年提出了“一年三個冬季”的全新時尚理念,公司針對初冬、深冬、晚冬的天氣變化,分別開發了初冬的輕薄短款、深冬的時尚大衣、晚冬的動感系列,通過創造市場賣點來提高經濟增長點,今年拓展一年四季產品的戰略正式浮出水面。
 
  “中國是紡織大國,但大而不強。只有通過提高科技與品牌貢獻率實現產業升級。我們的許多優勢企業正在為之努力,希望通過行業的努力,讓中國紡織業在高端市場擁有話語權,真正成為世界紡織強國。”孫淮濱說。


無標題文檔
版權所有:甘肅春風紡織(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備案號:隴ICP備11000772號-1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298號
  地址: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春風路1號  聯系電話:0938-4985512